互联网巨头逐鹿云计算

亚马逊于11月22日就一份价值100亿美元的五角大楼合同正式向美国国防部提起诉讼。上月底,亚马逊在云服务合同JEDI(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的竞争中输给了微软。绝地武士(JEDI),作为美国国防部将其大部分计算能力从物理服务器转移到云的关键,在云计算领域的重要性远远超过订单本身的商业价值,但五角大楼最终选择微软作为黑马。

互联网巨头逐鹿云计算

投标结果也激起了亚马逊的愤怒,称投标过程存在“明显的缺陷、错误和明显的偏差”,有必要接受“验证和更正”。今年7月30日,市场研究机构高德纳(Gartner)发布了2018年全球IaaS(基础设施和服务)公共云服务市场份额排名,显示亚马逊以47.8%的份额稳坐首位。

云服务市场现在呈现出“一个超级和多个强大”的微妙平衡。其市场份额越来越接近榜首——2018年,五大IaaS提供商占全球IaaS市场的近77%,五大供应商的增长率高于平均增长率。

在亚马逊糟糕的2019年,微软、IBM、谷歌和其他公司正在迎头赶上。虽然

蛮荒时代,巨鲸入场

云计算的概念诞生多年,但在从云中回归世界之前,它经历了许多变迁。

时任谷歌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2006年8月的搜索引擎会议上首次提出了“云计算”的概念,当年亚马逊推出了IaaS服务平台AWS。但是当时甲骨文的老板拉里·埃里森在社交软件上说:“这种愚蠢的行为什么时候才会停止?这只是一时兴起的时尚潮流,也是一件疯狂的事情。”四年后,“硅谷最老的花花公子”不得不宣布他转向云战略。

与许多傲慢的老牌互联网公司相比,率先探索这片荒野的亚马逊拥有天然优势。它的AWS毫不费力地在新大陆插上了旗帜——2009年初,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候,美国销售力量公司发布了2008财年的年度报告。数据显示,该公司来自云服务的收入超过10亿美元,这导致巨头们开始关注这个行业。然而,亚马逊最初已经形成了一个涵盖IaaS和PaaS的产品系统,并在IaaS和云服务领域确立了全球领先地位。

AWS的成功也将亚马逊的股价从2006年的23.50美元推高至今天的1745美元。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世界一流的供应商无一例外地参与了云市场的竞争,第二梯队如IBM、VMWare、微软和ATT应运而生。其中,微软在2010年左右加入,但首席执行官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仍然行动缓慢。谷歌在2011年宣布了GCP的转型和推出,在公共云市场展开了同样的竞争。

刺刀见证了价格战成为主流。据统计,在过去的十年里,自动售检票系统至少降价60次。

以亚马逊的云服务器托管服务EC2为例。自成立以来,容量费是按小时计算的。然而,谷歌的GCP在2013年提供了第一次每分钟付款。2014年上任的微软首席执行官塞特亚·纳德拉坚持“移动第一,云第一”的理念,并在价格方面紧跟前者的步伐。

2016-2017年,当竞争越来越激烈时,微软云服务和企业部执行副总裁斯科特·格思里(Scott Guthrie)和GCP客户总裁塔里克·肖卡特(Tariq Shaukat)相继表示,“价格战”已经结束,未来的重点是“价值战”。

另一方面,吞噬小股力量来增强自身已成为丛林生存法则。尤其是在2018年,当经济动荡时,云行业正面临众多联合联恒。

其中,IBM以340亿美元赢得红帽,CEO吉尼·罗梅蒂(Ginni Rometty)高调宣称购买红帽可以打破目前的格局,改变云市场的一切。微软以75亿美元收购了GitHub,并将这一开源优势与微软的IaaS领域相联系。Salesforce以65亿美元收购了云服务公司Mulesoft,拥有1200多个客户,其中45%是财富500强公司。

亚马逊在市场份额上仍然遥遥领先,但随着竞争对手的不断招募,差距已经逐渐缩小。

秦失其鹿,天下逐之

贝佐斯和亚马逊在2019年遭遇了一波逆温。

10月24日,亚马逊公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作为帝国最重要的支柱,AWS第三季度营业利润的71.6%贡献给22.61亿美元,净销售额的12.9%。然而,其净销售额达到89.9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4.7%,低于市场预期的91亿美元。随着市场领域变得更加稳定,AWS净销售额的增长率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放缓。

与2017年相比,AWS在IaaS中的公共云市场份额从49.4%下降到47.8%,而微软的Azure同比增长近3%到15.5%,紧随其后的是谷歌和IBM,分别以4.0%和1.8%排名第四和第五。

从近年来的表现来看,微软已经成为亚马逊云帝国最强大的挑战者。根据微软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智能云实现收入108亿美元,其中服务器和云服务同比增长30%,比上季度增长22%。天青的收入同比增长59%,毛利率提高。微软表示,由于Azure毛利率大幅提高,商业云利润率增长4%至66%,商业云收入增长36%至116亿美元。

早在今年5月,微软就完成了严格的认证过程,以满足FedRAMP在美国所有云计算区域的高影响力标准。五角大楼与美国战地服务团的合同胜利也鼓舞了天青的士气。分析师预测,微软的云计算业务Azure将在未来几年迅速发展,成为2023财年最大的营收业务,2030财年营收达到900亿美元。

谷歌正在沿着吞并的道路越走越远。今年6月,谷歌斥资26亿美元收购Looker,这是一家数据分析公司,其可视化工具使谷歌云企业客户能够从大规模数据中发现规律和趋势。在最近收购云存储服务提供商弹性文件后,谷歌还瞄准了云服务初创企业云简单(CloudSimple),其软件将帮助企业运行计算负载。

此外,谷歌新任云计算首席执行官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成立了一个新团队。这位前甲骨文产品开发总裁自从来到谷歌后就一直在挖人。今年4月,他聘请欧洲商业软件制造商思爱普的高级执行官罗伯特·伊塞林(Robert iselin)担任部门总裁,领导销售团队。他还带来了甲骨文副总裁阿米特·扎维尔和哈米多·迪亚。谷歌云的专业服务组织的规模也进一步扩大。这个专业团队由副总裁杰森·马丁(Jason Martin)领导,他是跟随VMware联合创始人戴安杰琳进入谷歌云计算的几位前VMware高管之一。

根据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分析师Sid Nag的预测,全球公共云服务市场到2019年将增长到2216亿美元,到2022年将增长到3449亿美元。随着市场规模的扩大,美国在线的先发优势逐渐丧失,对亚马逊的搜索也开始了。

 

极牛网精选文章《互联网巨头逐鹿云计算》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极牛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geeknb.com/1774.html

(34)
打赏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小程序 微信小程序
上一篇 2019年11月26日 下午2:32
下一篇 2019年11月26日 下午2:53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